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这世上本来有很多路,无数多条路,但走的人多了之后就发现,哪一条都不是为了我们而铺设的。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“别人家的孩子”之所以让你厌烦,不是因为这“孩子”怎么样,而是因为“别人家”这个归属。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大家都觉得“别人家”和自己家没有区别了呢。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“你若想耗尽一个人的希望,就去成为那人的儿女吧。”

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:

Kyrie的涵义是:
求主垂怜我的生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音乐出自 《可塑性记忆》

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:

艾布尔,我回不去了
以前,我是从那桥洞里走过的


艾布尔,我回不去了
现在,我是从这桥洞上过去的


艾布尔,我回不去了
回去的路太渺茫,我看不到它


艾布尔,已不复存在的我,何时才能再走上那归故的路

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:


在那个世界再见啦。

我猜她当时想要这么说。

但是那时夏风迎面的吹着,
我回头看着,

她站在那风里,双手握着那本厚重的书册,眼睛亮亮的,

“再见啦!”
“明天见。”


费奥多尔·斯坦·卡瑟宁:

Kyrie的涵义是:
求主垂怜我的生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音乐出自 《可塑性记忆》